聖尊加持大災變小災

In 隨想篇篇 by 阿編0 Comments

~釋蓮紀法師

二月二十三日大年初五。早上我在房內壇城如常上香後做根本上師蓮生聖尊住頂觀想並持長咒。突然覺得頂上聖尊放光隨即有靈光進入體內,當下覺得我即是大白蓮花童子聖尊。此時左手自動抬起由我前額向後腦撫摸多次,然後中指在百會穴連彈了三下,卜卜有聲。最後靈力漸漸退去。

靈動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這次來得突然,有點意外。我就認作是聖尊加持。感謝師恩。

其實今年我即將進入七十九歲,又遇本命年。長久以來心中早已作好了迎接災難的準備。

農曆除夕登寶雷藏寺登寶雷藏寺來了許多同門善信,較往年忙碌得多。偏偏又連續下了幾場大雪,進出很不方便。前後幾天下來弄得大家筋疲力盡。

當天晚上登寶雷藏寺登寶雷藏寺諸事停當,準備回舍休息。門外地上燈光照耀下處處積雪堆累,沒有雪的地方「黑冰」和實地間雜,難辨虛實(黑冰是老美對黑色柏油路面上結了一層冰的稱呼。如沒有光線反射,看起來和路面一樣)。這是最危險的人間陷阱。

跕著腳尖避過許多「陷阱」坐進車裡,鬆了一口氣。以為從此太平。

當車子剛要進房子車道的時候卡在冰雪堆理動彈不得,只好下車去想想法子。跨過一堆堆的硬雪,想不到一腳踩進一個「黑冰」陷阱。說時遲那時快,眼前一黑,一個人頓時好像從天上掉下來,「呯」的一聲大響後腦著地跌躺在地上!

我知道此時最忌立刻掙札爬起,會有二度傷害。事實上也根本爬不起來。躺在冰地上呻吟了一會,接著喊坐在車裡的美群師姊。事實上她在同一天下午也在冰上摔了一交,傷了右臂。我喊她不是要她來救我,是要她找人來幫忙。當她在車裡打電話給蓮任法師求救的時候,我也自也慢慢爬了起來。只覺頭昏腦脹,混身乏力,身體好像散了一樣。想到當時後腦著地的那一聲大響,心裡已做了最壞的打算。

進了屋子,開始感覺後腦以下頸脖疼痛不堪轉動困難、右臀大關節很痛、右手掌關節腫脹不能彎曲、口中舌頭被牙齒咬破流血。

不久蓮任法師、Morgan、Angela等家人都趕來,大家送我去醫院急診。

在醫院三個小時,頭部、頸部照了CT、臀部和右手關節照了X光。

在等待醫師「判決」期間想到平時在堂裡聽善信來訴說的許多例子:老人跌倒碰傷頭部腦內出血半身不遂或頸椎斷裂神經受傷變植物人、老人骨質蘇鬆一跌永遠殘癈……等等。其實行者迎接死亡不應懼怕。怕的是拖累別人。

最後,醫師來了。宣佈腦內沒有出血、沒有腦震盪、頸椎沒有移位沒有斷裂、大股骨沒有損傷、全身沒有外傷。只有右手一個指骨與掌相接處有一小塊骨頭破落。當然醫師不知道我舌頭咬破。應了一點血光之災!

一個近八十歲的老頭跌成這樣只受這一點點傷。別人也許不信,我卻百分之一百相信就是早上聖尊蓮生活佛突臨加持化解的結果。這和佛菩薩隨機應救有什麼差別?真佛宗的弟子是當今最有大福份的佛子。有這樣偉大成就的師父,不但千處祈求千處應,甚至不祈也應!蓮生活佛已寫了二百四十多本說法的書,苦口婆心五十年,只怕你不了解佛法,甚至恨不得把自己開悟的心得免費相送。這樣的師父那裡找!

有緣讀到這篇小文的讀者朋友:如果您還沒有皈依蓮生活佛,更待何時?如果您已是蓮生活佛的弟子,應該額手稱慶、加倍努力。如果您曾因自棄而離開真佛宗,請趕快歸隊,趁現在還來得及。

Share thi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